白日风起时

[魔道祖师同人忘羡无差]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在一起

  第一章

     “哎呀,你怎么这么激动啊?别拉了,别拉了,我衣服都快被你扯下来啦!”

  “行行行我不拉你了,快看快看!他就是那个蓝忘机!雅正端方,逢乱必出的蓝忘机!”

  “唉,你又喜欢上哪个coser了?上次是蝶叔的蓝忘机,这次又是哪个的?”

  “哎呀,这次不是coser,是真的蓝忘机啊!你看呀!就是那个!”

  都不说是哪儿,我看什么呀……

  ??!

  我的妈呀!真的假的!动了动了!他看我了!!!

  被硬拖过来的少女倒抽一口凉气,嘶~

  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指路,只需找到全场最安静人最多的那个摊子就可以看到那个白衣胜雪冷若冰霜的身影。

  “这男子束着一条云纹抹额,肤色白皙,俊极雅极,如琢如磨。眼睛的颜色非常浅淡,仿若琉璃,让他目光显得过于冷漠。神色间有霜雪之意,是近乎刻板的一派肃然……”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看过原文的小伙伴们脑海中都跳出了这一段外貌描写。

  哪怕那人坐姿并不如何端正,身体斜倚着一颗巨大的香樟树,手指无意识地揪着一只兔子的耳朵。那随意瞥过来的视线透着一丝冰雪般的冷然,他的侧脸线条不带一丝柔软,眉峰微蹙,整个人看起来清冷严肃,不苟言笑,颇似死了老婆,周身浮着凌冽的寒气。难怪周围一圈真空带了。

  “死了老婆……对了,怎么没有看见羡羡?”

  “唉……你仔细看看,除了兔子,含光君手里拿的什么。”

  手里?

  踮起脚尖又仔细眺望了一番。恰好那兔子不耐被人禁锢,抖了抖被捏住的长耳,从他怀里蹦了出去,露出了压在下面的一截黑色笛身,那笛子上端垂着一段殷红的流苏。

  “那是陈情?”

  沉痛地点了点头:“这肯定是丢妻十三年的汪叽。”

  “心疼……我们在这边陪陪他吧不要去打扰他。”

  “嗯。”

  时间回到定妆那一天——

  在魏璎差点被真的古琴压塌之后,众人终于清醒过来,意识到魏璎打扮的再像蓝忘机,他到底不是真的力大无穷含光君。

  魏璎才不管大家是不是失望了,如释重负地卸下背上的重物:“……妃妃,我是真的不会弹琴啊,笛子我倒是勉强会吹一点。”

  “笛子…笛子!对对对笛子拿来!”危轶妃瞬间兴奋起来,接过社员递过来的道具陈情,塞到魏璎手里。

  一身层层叠叠的白衣,穿在他身上意外的合适,额上的抹额系的端正,脑后的飘带随着动作微微起伏,低垂着眸子凝视手中的长笛,竟泄露了一丝无奈与哀伤。

  哎哟我的妈耶,妥妥的思妻心切呀。

  “就这样了,魏无羡我们就不安排coser了,我们只要有一个蓝忘机就够了。”

  至于这个时间段陈情在江澄手里……嘿嘿,到时候肯定不会有人在意这个bug的。

  事实证明,确实没有人在意这些。但是魏璎真的超不开心的。

  为什么没有人跟我说话!

  为什么一个个都离我这么远!

  为什么!兔子你也要跑?!

  魏璎皱着眉头,板着脸,整个人散发着怨念的气息。但是想到今天晚上的魔鬼辣小龙虾火锅,他不得不继续在原地摆造型,不着痕迹的方便远处的小姑娘们与自己合影。

  拿起妃妃装在坛子里的水喝了几口,午后阳光正好,跑远的兔子不知什么时候又蹦回自己身边,正悠闲地啃着草皮。魏璎恶向胆边生,一把将兔子拎进怀里抱住,手上撸着兔子毛,闭上了眼睛打算趁着妃妃他们忙着晚上的舞台剧没时间管他的空闲打个瞌睡。

  “啊啊啊汪叽喝了天子笑!睡了睡了!怎么办怎么办,一会儿醒了要去哪里捉山鸡?现在去菜场买鸡还来得及吗?”

  不!等等!我并没有醉啊!不是,我连酒也没有喝啊!不不不,我也不是一杯倒啊!

  魏璎举起兔子自暴自弃的把脸埋进了兔子毛里,耳不听为净。

[魔道祖师同人忘羡无差]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在一起

  楔子(下)

      被导师拉着研究新课题的魏璎好不容易脱身,揉着酸疼的后颈准备抄近路回宿舍休息,却在路过偏僻小树林时听到了不和谐的响动。

  危轶妃虽然力气大,但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有六个人,她根本没有办法反抗,被压倒在地上的时候,心中尽是绝望。

  如果这是一本小说,那么这个时候应该有那么一个身披彩霞的英雄来救她吧?这时候她居然还有心思漫无边际的瞎想。

  魏璎就是在这个时候口中叼着一根棒棒糖,肩上披着外套,背对着昏暗的路灯,出现在她的面前,来了一场英雄救美。

  自此,仿佛是事情的重演。温晁烨本来就看事事压温旭辉一头的魏璎不顺眼,以前碍于没什么理由,又看在温旭辉不想和魏璎起冲突的份上,就一直没有对魏璎出手,既然现在犯在他手里,哼哼,那就别怪我下狠手了!打不过你,我就不信你身边的人也欺负不了!

  魏璎的好人缘在温氏频频欺压他身边的人之后终于有了溃败之像。为了不再牵连他人,魏璎不得不选择远离人群,如此过了一年,温晁烨终于也毕业了,可是他却将疏离维持了下来,成天孤身一人来去,与之前呼朋引伴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对此,危轶妃也是急在心头,想尽办法要让他多接触些人。

  魏璎对于这个死缠烂打的师妹也是无可奈何,在她泣不成声的忏悔中,勉强答应了成为动漫社的代理导师。其实算是个动漫社的编外人员,偶尔客串一下coser。

  作为一个编外人员,魏璎常常被身为社长的危轶妃拉壮丁,被坑的次数多了,下次帮忙自然要加点报酬。像魔鬼辣小龙虾就很是不错,冒菜也可以,魏璎暗自舔了舔下唇,感觉有点饿。

  被小龙虾和可爱多收买的魏璎揉着吃撑的肚子漫步走回宿舍。

  研二的宿舍还算不错,至少是一人一间,自带卫生间。魏璎哼着歌打开淋浴的喷头,蒸腾的雾气为镜面蒙上了一层薄纱。

  高温的水流顺着身体的弧线淌过每一寸肌肤,魏璎拿过香皂随意地搓出泡沫,浅浅的檀香味在密闭的浴室里弥漫开来,这十数年如一日的味道随着热气沁入骨髓,让他的身上也缠绕上了这清冷的檀香。

  洗过澡,魏璎拿着吹风机吹头发,琉璃色的眸子半睁不睁的瞟着镜子。

  朦胧的镜面映出一张精致过分的面孔。斜飞的眉眼在流转间带出一份风流潇洒,不做表情时却又自有清冷昳丽之色。半干的发丝凝出水珠,顺着修长的颈项向下滑落,半路被一线红绳所阻,濡湿的红绳下垂挂着一颗晶莹润泽的赤色玉佩,上面用篆文精心雕刻了一个“璎”字。若是有行家看到,必要赞一句手法精妙绝伦,这字比机器雕刻的更为灵性,而现今的手工匠人想要复刻出这般手艺却也难于登天。可以说这一枚玉佩在当世独一无二。

  日子过得飞快,魏璎觉着才只吃了几顿小龙虾,10月31号就已经近在眼前。他打着哈欠慢吞吞地踱到动漫社后台试妆。

  社团这次特地请来了专业coser的御用妆娘,她的性格泼辣,对于手下诞生的人物要求超高,选人也不光看脸,还要看气质是不是贴合人物。

  她一看到魏璎就是一愣,指着他道:“让他扮魏婴?你们也太暴殄天物了吧?这可是一个活的蓝忘机啊!”

  “你过来坐好。”妆娘不顾众人惊愕的眼神,把魏璎按在椅子上,拿掉那副碍事的眼镜,露出一双与蓝忘机如出一辙的浅色眼眸。

  “看,连美瞳也不用带了。”妆娘简单的给他画了眼线,修了一下自由生长的眉毛,拿起一堆白色的衣服塞进他怀里,霸气地推着他进了更衣室,“快换吧。”

  更衣室里有一张小床,魏璎把满怀的衣服搁在床上,一脸茫然,emmm这么多衣服要怎么穿?

  魏璎对着撒了一床的衣服默默地发了一会儿呆。拿起一件看起来比较像穿在里面的白衣套上身。一件一件穿好,已经半个钟头过去了,魏璎拿着多出来的一条不知道干嘛用的白布条磨磨蹭蹭走出了更衣室。

  走出门的那一刻,本来吵吵嚷嚷的室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片目瞪口呆中,危轶妃当机立断:“就是你了,魏忘机!”

[魔道祖师同人忘羡无差]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在一起

  楔子(中)

     “马姐姐,来一份酸汤肥牛!”今天已经比以前稍微晚了一些,魏璎快步走进食堂,身形灵巧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借着比大多数人高出一截的身高,探头向年逾五十的老板娘喊道。


  “哎呦,是小魏啊,今天来晚了啊,你那份都快凉了,稍等一会儿,我来给你热一热哈!”马翠兰掀起围裙下摆擦了把汗,一边给排队的小年轻们刷饭卡,一边手法熟练地将事先准备好的超辣酸汤肥牛架上火加热。


  对于马翠兰来说,魏璎这孩子是她在食堂工作的二十年来最喜欢的学生没有之一。年纪轻轻,长的好,学习好,脑子聪明,人还勤快,常常帮大家伙的忙,谁家有点事儿只要他有空都会凑上来帮把手。现在的大学生啊,好多都眼高于顶,除了自己谁都不放眼里,可魏璎不一样,他对谁都一视同仁的好,因此全学校的职工只要和他接触过就没有说他不好的。


  不过有件事马翠兰就不是很懂了,按理说像魏璎这样的孩子应该在学生里很受欢迎才对,可是却很奇怪的每次来食堂吃饭他都是一个人。问他为什么却又不说,总是避重就轻得岔开话题,大概有什么难言之隐吧?马翠兰叹了口气,默默地又往锅里多放了几片肥牛和辣椒。


  魏璎抱着肥牛分量比别人多了一倍的汤碗吃得饱饱的不想动弹。今天马姐姐心情真好啊,给的量这么足。吃的太饱坐一会儿再回去吧。


  “呲呲”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魏璎瞟了一眼手机,懒洋洋地接了起来:“喂?”


  “师兄!听说你被动漫社的人堵了?!”危轶妃兴奋的声音穿过电流直接给魏璎造成了震耳欲聋的效果。


  “……”现在消息都传的这么快的嘛?魏璎无奈地问她:“你都是在哪儿听到的消息啊?”


  “在哪儿听的你别管,快告诉我你已经答应了对不对?”


  “……答应什么?”


  “动漫社的指导老师啊!你是不是金鱼的记忆啊才七秒钟就不记得了!”


  “我记性差你不是早知道了吗?我不会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魏璎理直气壮,完全没有反思的意思。


  “你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我这还不是为你好!”危轶妃暴跳如雷,“我看着你天天一个人!…我心里会好受吗?”


  魏璎静静地听着话筒里女孩渐渐低哑带着啜泣的声音没有说话。


  一时电话两头都静默下来。


  危轶妃拿着手机站在宿舍阳台上望着天空,泪水模糊了视线,就连世界都不甚清晰起来。


  因为天生神力,危轶妃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号称操天日地的混世小魔王,基本上可以拿狗中泰迪来类比。那张清纯可人的娃娃脸可是骗了不少人。但是浪久了,总是会触礁的。危轶妃刚入学还没有认清这里的势力分布,一不小心就惹上了校霸温氏的人。


  “糟了糟了,今晚宿管阿姨要查房,你快翻过去!”危轶妃奋力一顶,顺利地把舍友弄过了墙。


  危轶妃正抓着墙砖往上翻,却听到室友的尖叫:“啊!你们在干什么?!”


  这里是学校一个寂静无人的角落,常年都是校霸的私人领地。上一届的校霸温旭辉毕业后就把这块地给了弟弟温晁。温晁烨其人,性好渔色,不拘是萝莉还是御姐,只要看上了就必定要想尽办法弄到手玩玩,糟蹋在他手里的女人不知凡几。


  这天晚上他正好绑了一个隔壁美院的女生轻薄,却是正好被危轶妃她们撞破了。当时为了不打扰温晁烨办事,边上正好没有小弟在,危轶妃仗着力气大轻松把温晁烨打成了猪头,救下了女生。谁知学生证却被温晁烨拽了下来,当时她也没在意就带着人潇洒的走了。


  这却是以后一系列麻烦的伊始。


@明还 给明还太太的忘羡换装play加了一套现代校园日常着装。羡羡的是白底红边运动衫,汪叽的是白衬衫牛仔裤
PS:画的一般般,但是必须强调——羡羡没有穿丝袜!只是没有皮肤的颜色的笔了! ​​

毛绒绒的羡羡兔色电暖宝好可爱呀!
可惜没有汪叽兔啊,不然就可以凑成一对儿了

[魔道祖师忘羡无差]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在一起

*人物背景都是秀秀的

*ooc我的错

*雷点预警:不拆cp,但有可能逆(如果有肉的话,忘羡,羡忘我都可能写,可以按口味自选)

*更新时间不定

*羡羡生日快乐!希望你和汪叽永远幸福快乐!

[文案]

当魏婴不再怕狗,当一切在开始便发生改变,所有人的命运都会踏上新的起点。

作者话很多:

本文阿羡是穿越的也可以看做是重生的。

如果你当穿越看,那就是:主角没看过魔道,只听妹妹说过大概的故事,挺同情蓝忘机,因为参加漫展被过于热情的观众砸晕头,穿越成了魏婴。

当做重生看:羡羡因为莫玄羽身体原因,勉强修成金丹后不得寸进,转生后没有记忆,二十四岁重生回了前世,因为这辈子没有被狗追过不怕狗,但是身体依然怕狗,性格也和前世有所不同。

好了,如果都不雷,能接受这个设定,那么下面是正文——

【楔子】

     “师兄!师兄!《魔道祖师》动画第一季结束了!正好10月31号是羡羡生日,我们社团打算在这次万圣节狂欢夜的时候就cos魔道啦!你也来嘛,就当支持一下小妹我嘛,好不好?好不好嘛!”一个穿着齐胸襦裙的娃娃脸女孩儿拉着高大挺拔的青年男子撒着娇。

     青年被自家一身怪力的直系师妹的力道晃得一个踉跄,无奈地扶了扶险些飞出去的眼镜,浅色的眸子里浮起一丝宠溺的笑意,脸上却不动声色:“你又要坑我呢?不去。”

     “师兄~”危轶妃苦着脸委屈道,“你看《魔道祖师》的主角就叫魏婴,你也叫魏璎,如此缘分,我不找你找谁呀?怎么能说我坑你呢?”

      魏璎暗暗扯了扯嘴角,大妹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魔道祖师》讲的是什么故事,就算我是同,也没必要搞得所有人都知道吧?

     “哎呀,师兄,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就当舍生取义,救救这个可怜的我吧!”危轶妃眨着眼睛拼命发射可怜光波,眼见师兄还是不同意,咬牙一跺脚,决定出大招,“师兄,我请你吃一个月的魔鬼辣小龙虾!”

      “……”魏璎大吃一惊,“妃妃你……”还真是了解我哈!不行,我不能这么没原则……魏璎默默咽了口唾沫,假装抬头看天,不答话。

      “两个月!再加一个星期魔道可爱多!”危轶妃扼腕,麻蛋老娘就不信你不答应!

“成交!”魏璎高深莫测地推了一下鼻梁上的平光镜。

     魏璎是M大考古系研二的学生,在导师经常出差;各位师兄师姐要么陪同导师一起走了,要么闭关研究自己的课题;师弟师妹们又学识不足的情况下,魏璎被迫扛起了代替导师上大课的重任。

     第一天去代课,魏璎自我介绍的时候,台下就是学妹们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当时他还不懂是怎么回事,抬手扶了扶眼镜,唇边带笑开始对着导师的课件读起来。

     一看到他笑,台下的妹子们两眼放光,完全听不到他讲什么了,埋头快速打字,偶尔抬头看他,也是带着诡异的笑。一节课下来,魏璎被看得浑身汗毛直竖,被这么多妹子注意是好事,可是他怎么感觉不太对呢?

     “咳咳,下课吧。”好不容易挨完了一节课,魏璎松了口气,背过身去偷偷擦了把汗,准备收拾课件走人。

     “魏老师,等等!”身后突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魏璎眼前一黑,僵着脸转身,“同学们,怎么了?”

     “哇⊙∀⊙!羡羡这是汪叽上身了嘛!”叫住他的除了一堆妹子还夹着几个汉子,有几个是刚刚上课的学生,剩下的却一大半都不认识,这时都在窃窃私语,不时还有低低的争执声。魏璎还摸不清状况,眉心微蹙,却还是条件反射般扬起笑容,开口问道:“同学们找我有事吗?如果不急的话,我还有事先失陪了。”魏璎微微点头,转身作势欲走。

    身后推推嚷嚷,终于有人站出来喊道:“魏老师等等,我们就耽搁你一分钟!”

     魏璎站定,挑眉:“哦?你说。”

    “魏老师,是这样的。我们是动漫社的,我们社团原先的指导老师怀孕请假了,但是马上就要社团招新了,没有指导老师会很麻烦。所以……”

    “所以?”魏璎眉挑得更高了。

    “所以,请你来做我们的指导老师吧!”众人异口同声道,“我们社团资金充足,吃的好,喝的好,还有俊男美女看,老师你考虑一下吧!”

    “哦,听起来不错。”魏璎点了点头,正当他们要欢呼的时候,他狡黠一笑,无奈地摊手,“可是不好意思啊,我最近有一个课题,忙得焦头烂额,实在没有时间呀!”

……

     魏璎脚步轻快地向他们告别。午饭吃什么呢?今天食堂好像有酸汤肥牛,又辣又鲜,简直迫不及待了呢!



@明还 明还太太的忘羡换装,已经画了三套啦,我开始做创新了😏手动加了一个喜堂,忘羡太甜了,赶紧结婚吧😜

@明还 明还太太的换装play,终于画完一套衣服啦,远看还是不错的,不过近看就……唉,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树洞】我的一个同事简直就是小说里的那种心机女配

我的一个同事简直就是小说里的那种心机女配哦,表面看不出,但是做的事情真的是超级明显的。以下称呼她为小危。

小危是J市人,来到W市上学,毕业以后进入保险公司当内勤,但是因为人生地不熟,换了好多公司,依然连续好几年都处于一个低水平的工资收入。因为学历不高,又是外地人,在W市这个比较排外又消费水平比较高的城市里,不管工作还是生活方面都不是那么令她感到满意。
她有一个同居了好几年的男朋友,两个人都是外地人,在W市租房子住。

我们公司一直很缺人手。自从我去年毕业进入这家公司白做了一个月以后才正式入职后,我发现这家公司在短短两个月内就辞退了一个人,跳槽了一个人,还没有入职才白做了一个礼拜就自动走人了一个人……我不得不以一个刚刚离开象牙塔进入社会的小白的身份,独自扛起了三个部门的工作……
相信我,这绝对不是因为什么表面上所说的什么领导重视你,能者多劳什么的冠冕堂皇的借口。这纯粹是因为,这家公司实在没有人了!
在扛过了接近三个月的自力更生之后,我终于能够松一口气。我头上多了一个脾气很直,但很护短的部门领导D姐。虽然依然有不少事情要做,但是比起以前来说就要好很多。
但是因为D姐的脾气实在很直,后来因为业绩没有起色的原因被调到了另一个部门。
插播一句,保险公司内勤真的不好做啊。
我们公司的业务员们大多数都是老阿姨,特别特别注重细节,按照W市的土话来说就是,非常“ji zao”。一个不顺心,你就要被全方位无死角的喷的面目全非。我们公司的领导也拿这些阿姨没有办法,被压的死死的。我不知道其他公司是不是这样,反正只要这些阿姨不满意,内勤就不要想在这里干下去。我不像同期进公司的同事珠珠一样头上有一个强势的姐姐替她挡住一切,只能抹一把辛酸泪,小白菜,地里黄。

啊,有点跑题了,接着来说小危的事情。今年年初的时候,她进了我们公司。一开始,我当然是没有感觉到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啦。危呢,说话很大方啦,平常打扮也很朴素的,就是工作服,一直素颜也没有化妆,很好相处的样子。
刚开始我们关系还不错了,因为都是九零后嘛,相差不过一两岁,还是有共同语言的嘛,那时候D姐还没有被调走,虽然楼上楼下两个部门,但是我们接触还算比较频繁。挺久以后才知道她有男朋友了,而且还同居了!我就感觉吓了一跳。我是多么纯洁的一个单身狗哦,她真的只大我一岁吗?!ORZ
后来呢,她在我们面前就老是嫌弃她男朋友没房没车什么的。当然啦,现在没房没车的男孩子确实挺不好结婚的,没关系我们可以理解,然后我们就劝她分手。但是她又马上说好几年了舍不得什么的,OK,你很恋旧嘛,没问题。
你就这么一直拖着,反正你情我愿的,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我们公司里呢,基本上都是女的,唯一几个男的都要么就是大爷,要么就是大叔,唯一一个年轻点的,一开始是独身主义,但是没多久就被爱神射中了坠入爱河准备和刚认识一周的女生闪婚了。
所以危一直没有和男朋友分手。

但是,转折来了——

我原来的领导D姐的部门来了一个96年刚刚毕业的小男生小薛,是T市人。长的蛮端正的,但是个子不高。在W市读大学,在学校里谈了一个大一的女朋友。

这个小男生呢,是一个和普通90后不太一样的男生。

小薛很会算钱,不乱用,交女朋友也要是结婚那种才花钱。有多么会算钱呢?按着他自己的说法,他自己呢是没什么地方要开销的。

比如说吃的方面吧,买外卖一次差不多20元,自己做饭20元可以两顿,所以他每天自己做饭,带饭,每天还要想第二天买什么菜。
但是他是一个男的,作为一个九零后,刚刚上班的九零后,每天上班就在那想我第二天要买什么菜,你说他天天能把多少心思放在工作上面呢?没有事业心的男人,说实在的不是良配。

然后是娱乐方面,他说他有时候去酒吧之类的,从来也不要花钱,都是朋友请客啊才去。但是,你想啊,别人每次都请你,如果你不回请的话也不太合适吧?但是他不,没人请就不去,自己是绝对不去的。好吧,也可能是我们价值观不一样吧。

平时呢,他也很喜欢任何给他的礼品,只要不用自己花钱的,小恩小惠都喜欢。OK,小便宜大家都喜欢,这一点虽然说不太好,但是也是人之常情,就像超市免费试吃,尝尝也没什么。

因为D姐调走了,我在楼下的办公室多了一个和我很合得来的同事蓓蓓,我又是一个很宅的人,所以跟楼上的人接触就不太多了。

一开始,我对楼上的暗流涌动当然是非常不在意的,我觉得危有点在倒贴小薛,是在听说这件事以后。

上周末,我们公司举办了一次苏州一日游的活动,因为人数不够需要凑人头的时候,危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薛约他。
那时候薛因为暑假嘛他女朋友回老家了,身边没人,过了没几天就分手了。
可能刚刚和女朋友分手吧,暂时还没有那个念头,薛就没有答应去。然后那天我们旅游结束,危居然在有男朋友的情况下给小薛打电话,小薛以为是D姐没接她的电话。这个时候我们都感觉小危有点倒贴,关键那天她男朋友要来接她,还给暧昧对象打电话,excuse me?这样真的好嘛?!
薛周一上班以后跟小危解释,昨天没接小危的电话,是以为他领导给他打电话,所以没接。这个时候呢,两人间已经开始有点苗头了。

小薛喜欢小恩小惠,小危又喜欢和男生打交道,经常给他点东西什么的,两个人会走的近是非常正常的。
危那边有事,薛去帮忙,为了省钱,吃饭没给他买,他就不吃。后来危就给他买饭了。

周一的时候,听说小危拉着薛一天了,下班还一起走,我估计已经不止是暧昧了越来越有在一起的倾向了。

公司周五要提前开中秋特别早会,需要提前订月饼,危就去找薛,让他送她去去订月饼。一走就是一个下午。

小薛跟蓓蓓说他知道周五他的部门和我们的部门要一起开早会,蓓蓓一开始以为是D姐告诉他的,哪知,他说是小危跟他说的,还说给他买了月饼。

周四薛的午饭是小危帮买的,问题是那天公司内勤开会还说到了小危结婚的事。在所有人都知道危有一个同居男友的情况下,如果我是个男的,我绝对不会去和她暧昧。虽然男未婚,女未嫁,你们要在一起法律上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插进去做第三者,我就觉得这是人品问题了。

周五又是一起下班的两个人,还被蓓蓓碰到两个人在无人的职场里幽会。

D姐下班以后刚下楼就看见两人在一起往负一楼走,她差点拍照,2333,D姐心态真的超年轻了,很可爱,哈哈。

D姐是薛的领导,一个办公室的,就一直看他在看手机,没事就跑危的部门里去,上班都没有心思了。难怪有很多公司都禁止员工的办公室恋情,真的超级影响工作了。

之前也提过,D姐,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她觉得他们在谈恋爱就直接问了。
以下是微信聊天:
D姐:你是不是在和危谈恋爱?【抠鼻】
薛:没啊。。。(我就觉得这三个点很有深意了)
D姐:那就是暧昧了【抠鼻】
薛没有回答(不会是默认吧【惊恐脸】)

D姐觉得危是非常厉害的女人了。之前提过,危以前在保险公司做过很久,她真的是魅力无比,认识的人很多,据说所有保险公司都有认识的人。

感觉她在的那个办公室里,虽然不乏心机深的人,但是还真的没人比她手段厉害了,薛这种刚刚入社会的小白花,说实话真的不是小危的对手。

薛呢,是很恋家的人了,对自己工作就不是很上心。在保险公司,男的想要上位其实真的很容易的,但是也要你勤奋认真才可以。混混的是肯定不会有大成绩的。讲真的,工作不上心的男人,非常让人看不起。能力不行,工作踏实负责,至少可以做个熟练工,领导也愿意下放一些重要任务给你。能力再出众,工作懒散毛躁,没有人会放心把事情交到你的手上。

小危是北京女子图鉴里面那种有欲望的女人,男人要对她有崇拜感,她对男人有一种控制欲。所以,她在找男友的时候会有一种倾向。找的男朋友都是不如她的,都是能够被她控制的。
危是对金钱看的比较重的人。现在的男盆友在这方面肯定是不够满足她的。两个人一直租房子同居,一共一室一厅,她睡床上,她男朋友睡地铺。W市的房价跟北上广那当然是比不了的,但是也要一万多一平,好点的房子也要几百万才拿的下来。

同居这么多年不结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她要求她男朋友买房子,没房子就不结婚。

危呢她也不想自己打拼,女孩子嘛肯定想有现成的,压力小点。但是现实不支持这个想法呀,她还是得自己打拼,不过呢,她就算打拼,估计赚的钱也会自己留着,除非这个男的是她非常喜欢的,但是估计这事发生在她身上也比较难。

危和她男朋友过了这么久同居生活,估计也没什么新鲜感了,之前是因为没有选择,现在有新目标了,本来也不满意,那就分了一了百了是吧?但是她又不断,我也是很佩服了。
虽然我也要求对象有房子车子,但是感觉不合适我绝对不会一直拖着,该断就断,当然在结婚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和人同居的,感觉自己还是很传统的。

之前也说了,薛是很能当家的,他结婚,是可以男主内,女主外,他会做饭,会带孩子,还会算账买菜,但是我感觉上危是不甘于这样的。

董姐给他起的外号叫小勤夫,你们懂这个意思吗?
这两天两人应该都是在外面吃晚饭的,薛没带饭,昨天是小危买的,这两个人表现的太明显了,是不是小情夫,都不需要时间来检验了[呲牙]不过一个星期估计整个公司都有数了。

今天两人又一起去上班的,薛跟着小危屁股后面都不想回自己的办公室。他们两个部门今天都搞包馄饨的活动,然后薛帮小危把馄饨皮、馅都拿上去了,自己的都不拿。两个人一起上下班的样子,简直是叫妇唱夫随。

也许是热恋中的人智商是0,薛自己部门的职场也不布置,什么都不做,就光跟着危跑。你说是情侣也行,至少把自己工作做好吧?

他天天去接小危上下班,晚饭也一起出去吃。女的天天向上,男的就是个跟屁虫。

危是那种有野心的女人,但是做的太明显手段还有点稚嫩,毕竟她也是93年的,社会阅历不可能很多。

薛我觉得,身边也是不能缺女人的人,刚来我们公司时还有个大一的女友,女朋友回家才几天呢就不谈了。

这两个要是分手感觉会撕的很厉害哦!坐等看戏中。

综上所述,像我的同事这种心机女,真的很吓人的有没有?

@明还 明还太太的忘羡换衣play实在萌的肝颤😍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啦,手动做一套换衣卡玩玩啦😜虽然还没有上色,但自我感觉还是挺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