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风起时

垃圾话自习室

我的妈,笑抽过去了,哈哈哈哈

蛛网头:

胡说八道预警——————————————
————————————————————

“叶秋是什么人我想大家都很清楚。他的经验,意识,甚至垃圾话的技巧,都值得我们学习。”——王杰希。


1.
乔一帆从冗长的梦境中醒来。
他有些恍惚地看了看床头小桌上的钟表,led灯闪闪烁烁,显示他不过才睡了一个小时。
他又望向一旁仍在复习补考内容的安文逸,嘴唇下意识轻抿,像是要说点什么,又不敢说。

表面在复习,其实在摸鱼的安文逸当然很快察觉到床上这位朋友的怪异。大概是感知到可以有学习以外的事来操心,他甚至有些兴奋。
安文逸转过头,用一种热切的眼神看着乔一帆,问道:“怎么了?做噩梦了?”
乔一帆眨眨眼睛。
昏沉灯光下,安文逸的脸看上去有点模糊。他的眼镜反着光,显得有些阴险。
乔一帆思忖再三,总算是鼓足勇气,说出自己大胆的想法:“我想学垃圾话。”

“......”
理智大佬安文逸淡定地站起身,坐到室友身边去。
“一帆,最近是不是压力有点大?”
乔一帆低着头,乖顺得像只长毛兔子:“也不是......”
安文逸了然:“那是昨天的比赛输了,有点难受?”
乔一帆说:“还好......”
安文逸点点头:“是老魏赛后说你的打法有问题,你有情绪?”
好孩子乔一帆连忙帮老魏把锅卸下:“前辈他说得很对的,我昨天比赛是打法上出了问题!”
安文逸捶手:“那你就是青春期到了,想叛逆一下。”
乔一帆尴尬地笑:“我二十了......”
安文逸说:“二十也可以青春期。像莫凡,估计一辈子都中二了。”
乔一帆忍不住笑出声,却又说:“这样说他不好吧?”
安文逸正经道:“你看,这样的程度你都觉得不太好,垃圾话,还是算了吧。”

还是算了吧。

乔一帆也这样想。毕竟垃圾话,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况且他二十年的人生技能树上都没有点过这个技能,突然要学习,大概是有些困难的。

于是这个想法他不再提及,只是每天晚上王杰希依旧会准时准点在他梦里出现,絮絮叨叨要他立刻去学习叶修的垃圾话技巧。
好几次安文逸都听见乔一帆说着糟糕的梦话。

“......不,队长......呃......我不行......不可以......”

安文逸:“......”

大概真的是青春期吧。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复习提纲上的化学公式跑成乱码。

2.
高英杰接到乔一帆的电话,是在中午吃饭时。
他的好友甚少和他打电话,两位年轻人更喜欢靠朋友圈彼此点赞,以及分享最新的表情包来保持友谊。

“喂?一帆?”高英杰放下吃了一半的面,专心接电话。
“英杰。”乔一帆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全然没有活力。

高英杰感到出了大事,小声问他:“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的乔一帆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我还好。你呢?”

高英杰恨不得把乔一帆从电话那头攥到眼前来,告诉他自己很好。

“我挺好。你听起来声音不太对呀?生病了吗?”
乔一帆沉默了。
高英杰体贴地等着他说话。
乔一帆也体贴地并没有沉默太久。

“英杰。”他说,语气忧伤:“我最近吧……一直梦见队长。”
“哦?王队吗?”高英杰本能地环顾了一下食堂,王杰希和许斌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正在看电视上转播的昨天晚上的西甲。
“是的。”乔一帆说:“他在梦里,一直念叨着要我去跟叶修前辈学垃圾话。”

“噗呲。”
“好球!”

高英杰没忍住的笑声被刘小别的高呼盖住了,但电话里的乔一帆却清楚地听到了。
不过他没介意,因为这真的很可笑。

“你是说,以前我们组团去杀叶修前辈的事吗?”高英杰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是的......最近我就老梦见,队长瞪着我,重复当时说的话。”

高英杰莫名感觉一阵心疼。
毕竟,就连他也不想在梦里被王杰希瞪。
现实中也不想。

“这样......一帆,你是不是压力有点大啊?”高英杰问。
乔一帆回道:“也还好,只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高英杰又看了眼窗边的王杰希,犹豫道:“不然,我去问问队长......?”
说完他就后悔了。
去问什么?
队长您为什么每天晚上给乔一帆托梦?

“不不不!”乔一帆也觉得这个提议甚为荒谬,赶忙惊慌地制止:“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特别是队长!”
“嗯......”

高英杰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他本来就不是一个特别有主意的人。电话打到最后,干脆以一句“一帆你多喝热水,注意休息,不要想太多”作为结尾。
乔一帆听话地抱住水杯喝了一口,深呼吸,然后再次去找安文逸。

3.
“要不你就,学呗?”安文逸一脸严肃地说着不那么负责的话。
乔一帆像是吓了一跳,睁圆眼睛:“可是我......适合吗?”
安文逸微笑:“不适合。”

乔一帆松了口气。

“不过你看,叶修和老魏啊方锐他们,肯定也不是瞬间就那么没下限的。一定是日积月累,是循序渐进的。要不?我们先来试一试,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天赋。”

说着,安文逸打开电脑。

乔一帆惊恐:“怎么试?”
安文逸说:“当然是jjc,模拟对战。然后我们在pk的过程中就可以互飙垃圾话。”
“可是,可是你是牧师啊,十字架的攻击力……”
安文逸摆手:“哎,没关系,只是一种形式而已。我们甚至不需要动手,嘴上说就可以了。来吧。”

乔一帆吞了口唾沫,也紧张兮兮地坐下,跟着打开电脑,插卡。

荣耀竞技场。
房间号:垃圾话自习室 。
牧师小手冰凉,鬼剑士一寸灰。
两个职业角色站在了场内。

安文逸:“开始吧。”

乔一帆不安又害羞地犹豫着:“真的要骂吗?”
安文逸说:“不是骂,是垃圾话。这是练习。来吧,你先说。”

乔一帆点头,屏住呼吸,抬手就来:“【小手冰凉是你前女友的号吧?想不想她?】”

“......”

安文逸完全没想到乔一帆的切入点居然这么刁钻,一下子有点措手不及。
这是垃圾话?
这特么是在扎心啊!

安文逸扭头:“......等等,一帆......”

乔一帆继续敲字,一寸灰头顶冒出一个文字泡:“【人都走了,你卡留着干嘛?还是把卡吃了吧。】”

安文逸:“......”

一寸灰:“【你的爱情和这场比赛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失败。】”

一寸灰:“【安妹子说话啊?】”

一寸灰:“【不会打字啊?那gg总会打吧?打一个试试?】”

向来冷静的安文逸不冷静了:“......你是谁!”

4.
乔一帆笑得软软糯糯的,偏过头有些不自信地问身边的人:“小安,我这样喷可以吗?”
安文逸擦汗:“一帆,你发没发现你其实是个天才?”

“咦?”乔一帆有些不确定安文逸是不是在夸自己,脸颊些微有些泛红:“我......我是不是说得有些过分啊?”

岂止过分。
我想分手的吗?
我用她的卡当人妖牧师当然是因为还想她啊!

安文逸勉强地笑笑:“......不,非常好。这样,我们去找其他人试试?”

找其他人也扎一扎心。

乔一帆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不行!不好的!”
“一帆!”安文逸按住他的肩膀:“你已经决定踏出这一步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乔一帆被震慑住了。
这是牧师能说出的话吗?
这分明是狂剑士那样霸气的角色才说得出来的呀!

没错,事情都已经开头了,哪有退缩的道理。
自己从普通的喜欢游戏的少年,到被微草看中,再到和兴欣一起夺冠。一路走来,自己最该抛弃的就是软弱啊!

“走,小安,我要去挑战最难的。”乔一帆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4.
“啥玩意儿?”
魏琛表情扭曲地边擦键盘上的水边瞅乔一帆和安文逸。
他怀疑他们是不是在玩什么大冒险之类古怪的游戏。

“我在学垃圾话。前辈,请和我练习!”
羞耻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乔一帆深深地鞠了个躬。

这小子受什么刺激了?

魏琛疑惑不已,用眼神询问安文逸。
安文逸用眼神表示说来话长。

“好吧,老夫让你涨涨见识!小破孩子,学点啥不好......”魏琛最终还是同意了。

竞技场。
还是同一个房间。
这一次,一寸灰的对面站着术士迎风布阵。

魏琛很不客气,先行开喷,即使是面对一个孩子也绝不心软:“【小子还是赶紧gg,回去喝你的白开水吧。】”

一寸灰立刻接上了:“【还是前辈先gg吧。】”

魏琛哼一声,忍不住用耳麦说:“一帆你还是嫩了,可以再喷激烈点。”

乔一帆当即会意:“【尊老爱幼,前辈,您这么大岁数了,您先gg吧。】”

魏琛:“......”

一寸灰:“【怎么不说话了?手抽筋了?打几个字就抽筋,退役真是明智的选择。】”

魏琛扭头问安文逸:“......这是乔一帆?”

安文逸表情复杂地点点头:“是他。”

魏琛一脸活见鬼的表情,但他可是下限大王啊,没理由会在垃圾话上栽在一个新人手里。

魏琛点上根烟,操作着迎风布阵站得老远就开始吟唱混乱之雨。
施法距离过远,一寸灰轻松后退闪避,开始走位寻找最佳位置放阵。

那边的迎风布阵在紫黑色的雨还没落完的时候已经开始挥动手杖,在空中凝出一个逐渐变大的光球,一边蓄力一边手指噼里啪啦开始敲字:“【唷,刚才那是什么?那种走位,刺客操作都出来了?恋旧啊?】

乔一帆手速也是相当快地接上了:“【唷,刚才那是什么?无视施法距离,菜鸟操作都出来了?您更恋旧啊!】”

光球炸开,诅咒之箭窜出。

迎风布阵:“【老夫如果是菜鸟,小子你就是颗蛋吧。】”

乔一帆凭借刺客级别的走位技术带着一寸灰飞快绕到迎风布阵身前,一个鬼斩出手,迎风布阵翻滚躲过,而紧接着一寸灰又接了个月光斩,同时刀光一闪,冰阵放出。

一寸灰:“【我如果是颗蛋,前辈您就是只鸡吧。】”

5.
魏琛不顾迎风布阵受到冰阵伤害,扯下耳机,大嚎一句:“谁他娘的教的他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安文逸也说:“一帆,你这个......”

乔一帆也摘下耳机,有些无辜:“不能这么说吗?不算是脏......脏话吧?”

魏琛严肃道:“这是擦边球了。遇到严格一些的裁判很有可能会给牌。再来。”
乔一帆:“是,前辈。”

迎风布阵:“【你才是鸡 巴。】”

安文逸:“......喂,你这连擦边球都不是了!绝对会吃牌的。”

一寸灰:“【你才是。】”

“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安文逸深感无力。

魏琛也反应过来了:“对,一帆,不能太粗俗。太粗俗就像骂街了,我们来些高级的。”
乔一帆:“好的。”

迎风布阵放出束缚术,黑光弯弯曲曲去抓一寸灰:“【来吧,拿着你的水果刀来吧!】”

一寸灰闪避:“【你先,拿着你的痒痒挠来吧。】”

没抓到人,于是迎风布阵又接了个六星光牢:“【王杰希不要你。】”

一寸灰利用墙壁,踩踏越过,逃开光牢的范围,顺手也抛出暗阵:“【喻文州前辈虐了你。】”

迎风布阵:“【安文逸都能虐你。】”

安牧师躺枪:“......过分了。”

一寸灰:“【老板娘都能虐你】”

迎风布阵:“【我要去跟老板娘告状。】”

一寸灰:“【我错了。前辈对不起。】”

魏琛吐口气:“你看,你还是有死穴,还是有顾虑。所谓的垃圾话,不能让人抓到把柄的。”
乔一帆虚心地低头:“是,前辈。”

魏琛实在是感觉到久违的心累,:“就先练习到这里吧,一帆,你很有前途!老夫看好你!”
乔一帆站起来,惶恐而惊喜地鞠了个躬:“谢谢前辈指点!”

乔一帆开心地回房间后,魏琛略有些不安地问安文逸:“什么情况?”
安文逸无奈地如此这般,把前因后果一说,魏琛差点没乐晕过去。

“不过,我就说嘛,当初没看走眼,这小子果然是个人才。”魏琛肯定地说。
话音刚落,就见乔一帆兴冲冲地又从房间出来,再次坐到电脑前面。

“你干嘛?还来?”魏琛手一抖,烟灰差点掉腿上。

乔一帆眼睛亮晶晶的,道:“嗯,我想再问问叶修前辈的指导意见,我看看他QQ在没在线……”

6.
半个月后,兴欣对微草。

擂台赛第二轮,高英杰对乔一帆。

木恩:“【你好。】”

一寸灰:“【你也好。现在就认输更好。】”

木恩:“【......一帆??】”

一寸灰:“【呵呵。】”



那一天,微草全队见识到了,焕然新生的,乔一帆。


end












评论

热度(11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