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风起时

今历经两市有感,遂赋打油诗一首——
镇江轮船渡,扬州半日游。
风袭花枝乱,夜阑古街喧。
旧茶改新颜,步履还故梦。
偷得浮生歇,懒困半日闲。

PS:真的是打油诗,根本没有讲究平仄对仗之类的,求大师们轻拍。

哈哈哈,只是想吃个棒冰,居然看到了我羡,那必须要买下来啊!今天吃羡羡,明天吃汪叽,正好凑一对儿😘

三八节快乐!